<source id="faxz2"></source><small id="faxz2"></small>

        <source id="faxz2"></source>
      <sub id="faxz2"></sub>
    1. <u id="faxz2"><small id="faxz2"><blockquote id="faxz2"></blockquote></small></u>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刑事律師團 136 3235 5031 

      一人犯數罪符合起訴條件,但根據其認罪認罰等情況,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附條件不起訴的案例

      發布時間:2021年03月18日23:22:24 點擊次數:88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一人犯數罪符合起訴條件,但根據其認罪認罰等情況,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附條件不起訴的案例

       

      基本案情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駱某,男,作案時16周歲,高中學生。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韓某,男,作案時17周歲,高中學生。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王某,男,作案時17周歲,高中學生。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關某,男,作案時16周歲,高中學生。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包某,男,作案時17周歲,高中學生。

      201811月至20193月,駱某利用某電商超市7天無理由退貨規則,多次在某電商超市網購香皂、洗發水、方便面等日用商品,收到商品后上傳虛假退貨快遞單號,騙取某電商超市退回購物款累計8445.53元。后駱某將此犯罪方法先后傳授給韓某、王某、關某、包某,并收取1200元“傳授費用”。得知這一方法的韓某、王某、關某、包某以此方法各自騙取某電商超市15598.86元、8925.19元、6617.71元、6206.73元。

      涉案五人雖不是共同犯罪,但犯罪對象和犯罪手段相同,案件之間存在關聯,為便于查明案件事實和保障訴訟順利進行,公安機關采納檢察機關建議,對五人依法并案處理。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一)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發揮懲教結合優勢。

      審查逮捕期間,檢察機關依法分別告知五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法律規定,促其認罪認罰。五名犯罪嫌疑人均表達了認罪認罰的意愿,并主動退贓,取得了被害方某電商超市的諒解。檢察機關認為五人雖利用網絡實施詐騙,但并非針對不特定多數人,系普通詐騙犯罪,且主觀惡性不大,犯罪情節較輕,無逮捕必要,加上五人均面臨高考,因而依法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審查起訴階段,檢察機關通知派駐檢察院的值班律師向五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提供法律幫助,并根據五人犯罪情節,認罪悔罪態度,認為符合附條件不起訴條件,提出適用附條件不起訴的意見,將幫教方案和附帶條件作為具結書的內容一并簽署。

      (二)召開不公開聽證會,依法決定附條件不起訴。

      司法實踐中,對犯數罪可否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因缺乏明確的法律規定而很少適用。本案中,駱某雖涉嫌詐騙和傳授犯罪方法兩罪,但綜合全案事實、社會調查情況以及犯罪后表現,依據有關量刑指導意見,駱某的綜合刑期應在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制度,有利于順利進行特殊預防、教育改造。為此,檢察機關專門針對駱某涉嫌數罪是否可以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召開不公開聽證會,邀請了未成年犯管教干部、少年審判法官、律師、心理咨詢師、公益組織負責人等擔任聽證員。經聽證評議,聽證員一致認為應對駱某作附條件不起訴,以最大限度促進其改惡向善、回歸正途。通過聽證,駱某認識到自己行為的嚴重性,駱某父母認識到家庭教育中存在的問題,參加聽證的各方面代表達成了協同幫教意向。20191223日,檢察機關對駱某等五人依法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考驗期為六個月。

      (三)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因人施策精準幫教。

      針對家庭責任缺位導致五人對法律缺乏認知與敬畏的共性問題,檢察官會同司法社工開展了家庭教育指導,要求五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在監督考察期間定期與心理咨詢師溝通、與檢察官和司法社工面談,并分享法律故事、參加預防違法犯罪宣講活動。同時,針對五人各自特點分別設置了個性化附帶條件:鑒于駱某父母疏于管教,親子關系緊張,特別安排追尋家族故事、追憶成長歷程以增強家庭認同感和責任感,修復家庭關系;鑒于包某性格內向無主見、極易被誤導,安排其參加“您好陌生人”志愿服務隊,以走上街頭送愛心的方式鍛煉與陌生人的溝通能力,同時對其進行“朋輩群體干擾場景模擬”小組訓練,通過場景模擬,幫助其向不合理要求勇敢說“不”;鑒于王某因達不到父母所盼而缺乏自信,鼓勵其發揮特長,擔任禁毒教育、網絡安全等普法活動主持人,使其在學習法律知識的同時,增強個人榮譽感和家庭認同感;鑒于韓某因單親家庭而自卑,帶領其參加照料空巢老人、探訪留守兒童等志愿活動,通過培養同理心增強自我認同,實現“愛人以自愛”;鑒于關某沉迷網絡游戲揮霍消費,督促其擔任家庭記賬員,激發其責任意識克制網癮,養成良好習慣。

      (四)聯合各類幫教資源,構建社會支持體系。

      案件辦理過程中,引入司法社工全流程參與精準幫教。檢察機關充分發揮“3+1”(檢察院、未管所、社會組織和涉罪未成年人)幫教工作平臺優勢,并結合法治進校園“百千萬工程”,聯合團委、婦聯、教育局共同組建“手拉手法治宣講團”,要求五人及法定代理人定期參加法治教育講座。檢察機關還與轄區內廣播電臺、敬老院、圖書館、愛心企業簽訂觀護幫教協議,組織五人及法定代理人接受和參與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或實踐。2020622日,檢察機關根據五人在附條件不起訴考察期間的表現,均作出不起訴決定。五人在隨后的高考中全部考上大學。

       

      指導意義 

      (一)辦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對于涉嫌數罪但認罪認罰,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也可以適用附條件不起訴。

      檢察機關應當根據涉罪未成年人的犯罪行為性質、情節、后果,并結合犯罪原因、犯罪前后的表現等,綜合評估可能判處的刑罰。“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是指將犯罪嫌疑人交付審判,法院對其可能判處的刑罰。目前刑法規定的量刑幅度均是以成年人犯罪為基準設計,檢察機關對涉罪未成年人刑罰的預估要充分考慮“教育、感化、挽救”的需要及其量刑方面的特殊性。對于既可以附條件不起訴也可以起訴的,應當優先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存在數罪情形時,要全面綜合考量犯罪事實、性質和情節以及認罪認罰等情況,認為并罰后其刑期仍可能為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可以依法適用附條件不起訴,以充分發揮附條件不起訴制度的特殊功能,促使涉罪未成年人及早擺脫致罪因素,順利回歸社會。

      (二)加強家庭教育指導,提升考察幫教效果。

      未成年人犯罪原因往往關聯家庭,預防涉罪未成年人再犯,同樣需要家長配合。檢察機關在辦理附條件不起訴案件中,不僅要做好對涉罪未成年人自身的考察幫教,還要通過家庭教育指導,爭取家長的信任理解,引導家長轉變家庭教育方式,自愿配合監督考察,及時解決問題少年背后的家庭問題,讓涉罪未成年人知法悔過的同時,在重溫親情中獲取自新力量,真正實現矯治教育預期目的。

      (三)依托個案辦理整合幫教資源,推動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社會支持體系建設。

      檢察機關辦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要在社會調查、人格甄別、認罪教育、不公開聽證、監督考察、跟蹤幫教等各個環節,及時引入司法社工、心理咨詢師等各種專門力量,積極與教育、民政、團委、婦聯、關工委等各方聯合,依托黨委、政府牽頭搭建的多元化協作平臺,做到專業化辦案與社會化支持相結合,最大限度地實現對涉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和挽救。

       

      裁判要旨 

      對于一人犯數罪符合起訴條件,但根據其認罪認罰等情況,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檢察機關可以依法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對于涉罪未成年人存在家庭教育缺位或者不當問題的,應當突出加強家庭教育指導,因案因人進行精準幫教。通過個案辦理和法律監督,積極推進社會支持體系建設。

       

      上一條:職務犯罪案件中,如單位亦涉嫌犯罪,能否對犯罪單位提起公訴? 下一條: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立案監督案例
      性欧美熟妇freetube,欧美日韩免费高清视视频,无敌神马在线观看,2020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