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faxz2"></source><small id="faxz2"></small>

        <source id="faxz2"></source>
      <sub id="faxz2"></sub>
    1. <u id="faxz2"><small id="faxz2"><blockquote id="faxz2"></blockquote></small></u>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刑事律師團 136 3235 5031 

      【廣州刑事律師】派出所協勤擅改網逃人員姓名,構成何罪?

      發布時間:2021年04月09日22:34:40 點擊次數:11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廣州刑事律師

      派出所協勤擅改網逃人員姓名,構成何罪?

      作者:龔秀玲 來源:中國法院網 重慶頻道

       

      前言:本文來中國法院網,廣州刑事辯護律師團隊整理編輯,供大家學習,版權歸作者所有。

       

      【案情】

        被告人楊某自20033月至案發,被重慶市巫山縣公安局聘用為協勤,協助大昌派出所民警管理大昌鎮的戶籍工作。

        20116月,大昌鎮營盤村村民金某某到大昌派出所為女兒金某遷入戶口,楊某在辦理過程中發現金某系網逃人員,遂將該情況報告給大昌派出所所長吳某,金某未被批準入戶。

        201112月的一天,金某某找到大昌鎮官莊村村民胡某,請其幫忙把金某的戶口上到官莊村,以胡某女兒的身份將戶口上在其戶名下,并當場偽造了申請書、村委會證明及證明人材料。當天中午,胡某請楊某到大昌鎮一餐館吃飯,餐費由金某結賬。當天下午,胡某將準備好的材料交給楊某,楊某在沒有報派出所領導簽字同意并報縣公安局審批的情況下,擅自把金某改名為胡某某,將其戶口上在胡某戶名下,并為其辦理了身份證。

        另查明,金某系巫山縣大昌鎮營盤村村民,因犯協助組織賣淫罪于20021212日被海淀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2004716日刑滿釋放。2005922日因涉嫌搶劫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列為網上逃犯,2011115日在重慶火車北站被公安民警抓獲,214日因涉嫌敲詐勒索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取保候審。

        【分歧】

        第一種意見認為,被告人楊某構成包庇罪。被告人楊某明知金某系網逃人員,仍擅自更改了金某的改名,隱瞞金某的真實身份,幫助金某逃避法律的制裁,其行為構成包庇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被告人楊某構成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被告人楊某身為有查禁犯罪活動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向犯罪分子金某提供便利,幫助金某逃避處罰,其行為構成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理由如下:

        《刑法》第310條的規定,包庇罪是指明知是犯罪的人而做假證明幫助其逃避法律制裁的行為。所謂包庇,指為犯罪人做假證明,以使其逃避法律制裁的行為,通常表現為偽造、變造、隱藏和毀滅證據,隱瞞犯罪人的身份,偽造犯罪現場,謊報犯罪人的逃跑路線或方向,等等。

        《刑法》第417條的規定,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是指有查禁犯罪活動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向犯罪分子通風報信、提供便利,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的行為。所謂提供便利條件,是指向犯罪分子提供住處等隱藏處所;提供錢、物、交通工具、證件資助其逃跑;或者指點迷津,協助其串供、隱匿、毀滅、偽造、篡改證據,等等。無論其提供便利的方式如何,其目的則只有一個,即幫助犯罪分子逃避制裁,即免受刑事追究或者其他處罰如行政處罰。

        包庇罪和幫助逃避處罰罪主觀方面都是出于故意,行為人都有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的目的;其犯罪行為的實施,都對司法機關的正常活動構成了侵犯。但二罪之間有所區別:

        (1)犯罪主體不同:包庇罪是一般主體,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則是特殊主體,即只能是負有查禁犯罪活動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

        (2)客觀方面的表現形式不同:包庇罪是以向司法機關做假證明等妨害證據的方式實施的,但根據刑法第362條規定,旅館業、飲食服務業、文化娛樂業、出租汽車業等單位的人員,在公安機關查處賣淫、嫖娼活動時,為違法犯罪分子“通風報信” ,情節嚴重的,也應當以包庇罪處罰。;而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則表現為向犯罪分子通風報信、提供便利,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

        (3)犯罪客體不同:包庇罪所侵害的客體是司法機關正常的刑事訴訟活動;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所侵害的客體是國家機關的威信和正常活動,是一種瀆職行為。

        (4)犯罪對象不同:包庇罪的犯罪對象是犯罪后的潛逃者、已被采取強制措施而羈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從服刑的關押場所脫逃的罪犯以及被判處管制、附加刑正在執行刑罰的罪犯;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的犯罪對象必須是犯罪分子,其中包括犯罪之后,潛逃在外,尚未抓獲的犯罪分子,也包括尚未被司法機關發覺的犯罪分子。

        本案中,被告人楊某系巫山縣公安局聘用的協勤,負責協助大昌派出所的戶籍管理工作,屬負有查禁犯罪活動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金某系犯罪之后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期間的犯罪分子,楊某不認真履行協勤職責,明知金某系網逃人員而擅自更改金某姓名并為其辦理虛假的戶口和身份證,為金某提供便利,幫助金某逃避處罰,損害了國家機關的威信和正常活動,是一種瀆職行為,故本案中楊某的行為構成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

      上一條:【廣州刑事律師】論附條件不起訴制度的完善 下一條:【廣州刑事律師】幫助犯對實行犯實行過限行為是否擔責?
      性欧美熟妇freetube,欧美日韩免费高清视视频,无敌神马在线观看,2020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 网站地图